69中文网 > 鼠大圣 > 第4章 你道心有暇,我在其中

第4章 你道心有暇,我在其中

69中文网 www.zw69.com,最快更新鼠大圣 !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69中文网www.69zw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六月十五,这夜有明月高悬,苏醒这只灰老鼠,于荒山之巅吞吐月华。

    银灿灿的日月精华,从咧开鼠嘴吸入,八成融入眉心漩涡,被那灰鼠血脉转化成灰白妖气,二成杂质被脊髓融了,化作骨髓精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月便是七月鬼节,到时地门大开,煞气外泄。我天玑洞有地煞二十七口,也不知会有多少妖魔来袭。

    天玑三脉,我洛水一脉不善斗法,只能帮掌门一脉算好天机时辰,占领先机。萝衣师伯一门心思全在炼丹上,自也不会管这些闲事。就是苦了罗缨师叔,到时又不知要战上几百个来回。”

    夜里冷风刮起,乌云遮起明月,却让这位驾驭水带,在空中赶路的洛欣仙子,生出这般多的思绪。

    天玑洞自罗诵祖师下有三脉,三脉金丹师长感情笃定,整座天玑洞速来少生纷争,大多也就没修什么对敌法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每年的百鬼夜行就成了门下弟子一桩心事。幸有罗缨,这位罗诵祖师的小弟子,精通符箓之术,才没让鬼怪横行。

    空中飘摇的水带,在洛欣指引下,一头流淌到了荒山山腰,水劲拉扯,便将她带到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从香囊中取出一清白圆镜,刚掏出,圆镜上便有灰芒牵引,一只神情灵动的灰皮老鼠,现在了镜面之中。

    洛欣依法取了块青竹符箓,引了些许圆镜灰气置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引路符,去!”

    一声号令,青竹符箓飘起,绽放出箭状华光,左右转动下,便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洛欣手持着圆镜观察灰鼠动态,身体轻盈地跟在空中的引路箭光后,于荒山中寻觅灰鼠妖。

    不久功夫,洛欣便在一成人手臂大小的洞口停下。看着镜中画面与箭光引路,确定那开了慧光的灰鼠,就在这洞口下面。

    “灰鼠果然是有了灵慧,我要是没有师傅这丝天命指引,就是寻到下辈子也发现不了这妖物。

    现今我已晓得了它藏身之处,自是不会给它逃脱机会。这荒山如笼,再能躲藏,又能藏之多深!”

    说完从香囊中取出捆金丝绳索,上面细密的金纹符咒,如同火星般生灭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取出宝物也不见洛欣施法,只是将绳索与引路符气息勾连,伴着箭芒的青光带路,金丝绳索如灵蛇入洞,从洞口直贯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手中这‘仙锁’乃祖师手绘金纹,据说金丹真人被捆住,都逃脱不掉,你这只灰鼠还能抵挡不成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躲在自己鼠洞中打磨妖气的苏醒,一个机灵。箭形清光已经射入了他的身体,灵光乍泄,直接为那金丝仙锁确定了位置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东西,撞到身上清清凉,也不见什么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这话还未说完,金丝仙锁已困了上身,不管苏醒怎个挣扎,都挣脱不掉。

    洞口外的洛欣瞧着镜中镜像,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默念口诀,捆了苏醒的仙锁,如同吃饱了的大蟒,磨磨蹭蹭的从鼠洞钻出,带着苏醒啪嗒一声砸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苏醒还未炼化口中横骨,说不得话。

    见到这位手持圆镜,一身水蓝宝衣,脑后似有浪花翻滚,巨龟遨游的有道女修,知道抵抗不得,只能投注出无辜目光,祈祷这位杀心不重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妖,似有话说。”

    洛欣到底是没在人间行走过,遇见生灵多是有道修士。心中善念颇重,瞧见灰鼠这无辜倔强眼神,自是忽视不得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。”

    见灰鼠想要争辩,又难以言语,洛欣更是心中不忍。

    从香囊中取出一道木符射向苏醒,这木符空中化作一团青光,在洛欣意念下融入了苏醒嗓子。

    苏醒再一开口,已能发出清脆人声,只是这声音似七八岁的男童,奶声奶气。

    这道木符并不简单,在青州妖修间有‘开声青光符’的名头,这名字也不是天玑洞女修自己起的,反倒是世俗成就。

    开声青光符乃是天玑洞祖师罗诵早年驯养天地灵精,为其养花种树,又不懂这些精怪说些什么,而创下的。

    专给这些灵精炼化横骨,让其能言说工作进度之用。来天玑洞中灵精异兽多了,这木符也就没少炼,像是洛欣这样进入罡煞期的三代师姐,手中自也有个一两枚存货。

    但这符咒绝不简单,整个天玑洞府只有罗诵祖师和她那天赋异禀的小弟子罗缨能炼。

    洛欣手中这枚,就是她那罗缨师叔庆祝她进入罡煞期,亲自送给她把玩的,没想到今日用在了这鼠妖身上。

    要知妖怪炼化横骨乃是化形第一关要,所耗法力不知几凡。洛欣这一木符下来,相当于帮苏醒省了二十年苦修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吧,怎个眼神这般无故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您是个有本事的,转手间就能开了小妖横骨。可是您现在是要抽小妖的骨头,要小妖的命。小妖一没杀,二没抢,怎个不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蚁食草木,虎食肉,此乃天道伦常。你看那被老虎吞了的兔子,有甚无故。”

    洛欣眼神冰冷,她愿与这灰鼠沟通,但并不是说她迂腐之人。成丹乃修道人大事,自不会为了灰鼠的无辜眼神放弃。

    “仙子自是有理,可山间野兔遍地,我灰鼠成妖确是千难万难。您也晓的我这一族不成妖寿数不超三载,可短短三年没有机遇,哪有生出灵智可能。

    如今我机缘巧合,开了灵智,还不足一旬。如此死在仙子手中,不止是无辜,更有不甘,不忿。

    老天开我灵智,又不赐我机会,那让我清醒这灵智干嘛!

    还不如让我浑浑噩噩,走完这人间三年。早早投胎转世,来生有个好身份。”

    说到心中苦处,灰老鼠机灵眼珠,水光晃晃,看的洛欣是心中开始怀疑,自己这么做对与不对。

    此事本无对错,可只要你一思考,这错处便处处都是。

    忽而洛欣脖子上的软玉升起蓝烟,自她的鼻孔吸入,将这念头驱了去。

    “心魔!”

    洛欣恍然,没想到这灰皮老鼠一番话,居然让自己心生魔障。

    虽然紧要关头,心魔被胸口软玉散去,但那番不甘言论已是在她心中生根发芽。

    洛欣看着苏醒的眼神古怪,愤恨又无奈。打定主意以后遇到这种事,万万不给对方与自己言论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这灰鼠骨是吃不得了,她要是靠此成丹,心魔骤降,到时心有漏洞,能不能熬过还要两说,真真是:

    百般谋算得宝药,

    入肚金丹道可期。

    善念一起心浮动,

    算盘洒落运成空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69z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